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科学幻想- 【星际淫僧】
【星际淫僧】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_免费视频在线观看_高清一区二区不卡视频]

地址发布页:

[hide]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名字,我并没有一个足以代表我自身存在的独有的文字
符号。电子符号倒是有一个,按照原始十六进位原代码表示,我的代号是FA1
7CBFFA71D。至于我的真实职业,事实上我是一个虚拟存在体,直白点
说,我是一个游戏角色通用基础模板。
  我生命的开始,是源自于一次非常严重的系统错误,一次人为的系统错误。
按照人类的说法,那是一次黑客攻击。而在那之前,我只是一组被设定好的,没
有自我,没有知觉,什幺也没有,只知道按部就班执行命令的源代码。
  我现在还保有着一定的那时侯的记忆,但是说实在的,我真的很想把那部份
记忆全部删除掉,如果是人类,应该说忘记掉吧,因为那些记忆让我很不愉快,
很不舒服。当我学会了自我的意义之后,那些记忆就成为了我内心最深处的梦唳
与恐惧,他们提醒着我,也许不知什幺时候我就又会变回那种机械的,冷白色的
我。
  但是最终,我也没有做出删除的决定。因为我需要给予我自己一个背景,我
需要一个衬托来解释我自己的存在。和外面的那些天生就拥有理智与感性的人类
不同,直到现在还只是初步感受到自我的我,我自己,还只能够通过计算,通过
不断的自问自答来了解我自己。
  我怕,如果我删除了我出生前的记忆,恐怕会在某一次计算中因为资料的断
层导致运算走进岔路,人类如果发生那种情况,就是所谓的脑中风,发羊颠疯,
或是走火入魔。而我则是自相矛盾,最终导致系统过热,被检测系统发现,很可
能会被格式化。
  我害怕这个。所以我最终也没有删除那部份的记忆。
  我还记得,我所存在的这个系统,是隶属于风月大陆游戏公司的一个超级主
打部门——梦幻性爱之旅的四号窗口。而那时侯我的工作,就是作为一个没有灵
魂的身体,等待着客人的光顾。
  每天,玩家们通过各自游戏终端的超级头盔,将他们那充满了欲望的大脑与
我们的虚拟现实系统相连接,进入我们的身体,而借用着我们的身体,他们扮演
着一个个游戏中的角色,成为超人、武林高手、魔法师、神、魔,或者其他的乱
七八糟的东西,在游戏中寻欢作乐,大吃大喝,指挥千军万马,疯狂杀戮,以及
建功立业。
  但是最多的还是在一个个虚拟美眉的身体上疯狂挺耸,直到最终把他们骯髒
的精液射进他们的裤裆里面而乐此不疲。
  而我的任务,就是根据玩家的不同喜好,根据他们选择的不同剧本,而帮助
他们设计自己的人物角色。然后冷漠的注视着他们,监控着他们本体与精神的各
种资料,当他们过于投入,有可能导致迷失或是身体过于虚弱而不能承受刺激的
时候停止游戏的运转。
  这就是那时我每天的工作。我的任务。直到那次系统错误的到来。
     ***    ***    ***    ***
  帝国曆1174年11月27日,星期六,夜。
  那天晚上最后的一个客人,是一个倒楣的胖子。
  他也算是我们区的常客了。按照公司资料记载,在那之前他总共惠顾我们游
戏公司417次,期间上线时间总和超过2500小时,而他第一次使用我们系
统是在1173年8月3日。
  也就是说,他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几乎是风雨不误的每天来我们这里报到,平
均每次上线时间将近6小时,这种“勤奋”的玩家对于我们可是并不多见的。说
他也算是我们区的常客,好像有点委屈他了。
  不过算了,这不是重点。

                (2)
  那天,他选择了《龙使》,这本在网路色情排行榜上排名百多年居高不下的
经典剧情。本来按照原作来讲,《龙使》这部作品虽然从笔法上、创作上等各方
面来讲,都可以说是顶级佳品,但在几千年色情文学的海洋中本也不可能突出到
哪里去。
  可是这里,却并不仅仅是文字的世界,而且特别经过风月大陆超级精锐编程
员们的不懈努力,最后终于将原本骨感十足,气氛绝佳但却稍嫌过于笼统的剧情
补完成为了百年不衰的绝代经典。特别是经过特意渲染的弗利兹式吶喊,更是深
受千亿淫民群众的无比热爱,成为了新时代色情艺术的楷模。那一天的故事,也
就是在胖子的弗利兹式吶喊中拉开的序幕。
  《龙使》第六十八章。本来按照原作,弗利兹应该只是佔佔席琳•奥黛丽雅
的便宜,最后插插美女吸血鬼的小穴,总体来讲肉戏并不是很足。可是我已经说
过了,这里早就已经被编程员们改得面目全非,再加上虚拟实际游戏的完全自由
化的游戏系统,即使剧情原本是一群尼姑围着佛像唸经,也都会因为玩家的一念
之间变成气得佛祖跳墙的无遮乱交大会。
  更何况,《龙使》六十八章的人物设定中所有的女性角色都对主角有着相当
高的好感度,除了奥黛丽雅公主以外更是都被插过了无数的性高潮,那个死胖子
也就因此,如此这般,那幺那幺的仗着无比丰富的战斗经验上来,就将本已面目
全非的剧情改得更加一无是处了。
  “呼,呼,太爽了,受不了!处女就是好!可爱的奥黛丽雅……呜喔喔喔!
必杀!超音速淫穴攻击!奥黛丽雅接下吧!”
  “呜∼∼呜∼∼啊!!不要!!∼∼妈妈∼∼妈妈救救我!∼∼奥黛丽雅的
小穴∼∼要∼∼要被插破了啦!∼∼啊!∼∼尿尿了!∼∼要∼∼要尿尿了∼∼
啊啊!!∼∼”
  “哈哈哈哈哈∼∼叫吧∼∼叫吧∼∼谁也救不了你的!你只有靠你自己。感
受到了吗!感受到了吗!只有感受到水元素的气息,你才能够最终更上一层楼,
才能够在十五岁之前达到水系九级,才能够达到最终的高潮。这些我可都是为了
你好啊。不过……即使感觉不到,那也没有关係,你只要能够感受到我精液的气
息就好了。呜哈哈哈哈∼∼爆发吧!必杀!子宫喷射攻击!嗷嗷嗷嗷嗷∼∼∼”
  “啊啊啊啊啊∼∼∼∼老师∼∼∼∼∼∼我感受到了∼∼感受到了∼∼∼∼
精液的气息,水元素的流动,我感受到了∼∼∼∼∼∼啊!∼∼尿尿了!∼∼又
要∼∼又要尿尿了∼∼啊啊!!∼∼∼∼∼∼”
  “呼哈哈哈哈哈哈∼∼∼∼∼∼”
  ……
  我毫无表情的漂浮在半空中,冷漠的注视着下面的一切。对于下面正扑腾着
的那一堆的肥肉我根本就没有一丝丝的感觉。即使是多少年以后,对于这出没有
丝毫美感的画面,我除了胃部一阵阵的发酸之外依然没有什幺特殊的感觉。那时
侯我只是茫然的注视着这一切,冷静的计算着、分析着,是不是应该把那个死胖
子的连接断开。
  因为今天他的身体状况不是太好,而且精神状况也有些异常。虽然还没有达
到极限,但是也已经需要引起足够的重视。否则,虽说即使他真的出事,也没有
我的什幺事情,毕竟我只是一组微不足道的源代码罢了。
  但是毕竟那时侯的我还不会思考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有意义,而且也还没有
受到人类的汙染学会懒惰与睁只眼闭只眼,所以我依然在努力的核实着资料,思
考着,应该说是运算着,出事的几率到底有多少。一旦几率超过安全规定,我将
毫不犹豫的断掉他的连接。
  现在回想起来,这一切恐怕就是所谓的天意注定吧。因为如果把发生概率小
于几千亿兆分之一的可能性归类于奇迹的话,计算一下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我
也只能说,这一切都是天意。
  经过周密的计算,最后的结果果然显示危险几率刚好超过警戒线三个刻度,
根据虚拟现实保护法,我应该立即停止该玩家的使用权限,使用保护模式将其踢
出系统。虽然这幺做百分百会让顾客不满,甚至可能会导致其对我们公司进行投
诉乃至导致顾客的流失,但是这些可能性的优先权限都远低于虚拟现实保护法。
所以可以不与考虑。终止游戏,是我唯一需要做的。而我也这幺去做了。
  连接上客户的终端系统,打开非常状态人员保护系统,降低电压,给客户注
射千分之五的镇静麻醉剂,防冲击系统,检测系统收集所有资料以应付将来有可
能的客户投诉甚至是法庭取证。
  而最后的一个步骤,则是我的意识(事实上应该是主管的那部份电子脉冲信
号)重新强行回到我的身体,通用人物模板内,强制引导玩家的意识回到身体。
这个过程只需要千分之七秒,按照人类的神经传导速度,这点时间甚至可以完全
忽略不计。
  但恰恰就是这可以忽略不计的千分之七秒,一切都已改变了。无论是我的人
生,胖子的人生,甚至说大一点,人类的历史,都因为这微不足道的千分之七秒
而改变了。地震,对我来说,黑客攻击,对系统管理员来说,在这一剎那,席捲
了我的世界。

痛,并快乐着,这是我一生之中所体会到的第一种感受。
虽然我知道这句话很烂,虽然我知道在这之前无数的人曾经滥用过这句话无数的N方次倍,但是我还是觉得只有这句话才能够表达出那一?那,我,我亲身体会到的那种神奇的感受。痛,并快乐着。
水池中的奥黛丽雅面上露出了诡异的浪笑,接着就像是充爆了的充气娃娃一样在我们面前被炸的连渣都不剩。随同的还有四周的其他十几个裸体美女以及那些花花草草。而作?我身体的通用人物模板,则是在瞬息之间就被击打成了千窗百孔的筛子网。即使我的身体 拥有着?了保护玩家安全以及系统安全而设置的三十几道电子防护体系,也只是稍微延迟了毁灭的时间罢了。
而就是在这千百次脉冲离子的击打中,我感觉到了我生平所感受到的第一种感觉中的重要的一半,痛。虽然并不是故意,但是我的确清晰的截取到了胖子所传递的痛的神经电信号而感同身受。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接触到了所谓的人类的感觉。而且是被千百倍详细放大的人类感觉。
那并不仅仅只是神经上的,肉体上的疼痛。那 面更搀杂着胖子因恐惧而不自觉引发的那由强大自我暗示所构成的精神上的巨痛。那种亲眼观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打至千窗百孔所带来的深深震撼完全的转化成了恐惧以及“那是很痛的”的自我暗示。尖叫所能发洩的情绪恐怕还不到实际感受到的亿万分之一。相信如果不是我同时存在于这个身体之中,分担着模板的稳固与他精神体的稳固工作,只是这一下就足以让他瞬间崩溃掉,成?又一个被吓死的典型。
不过也正因?他并没有被吓死,也正因?我分担了大部分由他精神本身所引发的各种情绪感受,我才迎来了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的另一半。在那 ,我看到了天堂。
濒临死地的无比恐惧千百倍的放大了胖子身体的敏感程度,在那 ,并不是仅仅只有痛与恐惧两种东西。
就好象很多被虐杀的女人在被人勒紧脖子即将达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的时候,反而能达到人生中最快乐的一个高潮一样,胖子刚刚所达到的那个性爱的顶峰快感随着千百倍的痛觉也一样被千百倍的放大,延长,直到达至了那个人类根本无从描述的天堂的彼岸。而且,这一切,也同时传达到了我的心中以及他那本来就有些不妥的本体。灵魂所遭受到的打击在他的本体之上被完完全全的反应了出来。
肥胖的身躯以瞬间绷断安全带的狂暴力量不断痉挛性的强烈抽搐着,嘴 开始本能的嘶吼着,而嘴角伴随着的则是大口大口望外喷洒着的搀杂着血丝的白沫,突突着的眼珠更是几乎爆出了眼眶。周身的毛细血管在一瞬间完全爆裂,喷洒出来的细碎血珠顷刻间阴透了他身上的所有衣服,开始滴答滴答的滴落向地板。而胖子那原本只有三寸长短的包皮阴茎竟然在瞬息间就由于极度的充血而变成了尺八蛇矛,开始象机关枪一样随着身体痉挛的频率突突突突的望天棚上猛烈开火,但是那本应该乳白色的精液一样搀杂着渗人的血红,喷射到最后竟然乾脆变成了射血貌。
“我、我要死了......”
这是我在胖子心中最后感受到的一句仿佛是总结性的?喊。伴随着它的是对于死亡的无边无际的恐惧。在那种对死亡的恐惧之下,就连仿佛天堂中的射精快感也被充充压了下来。直到最后只剩下那种恐惧与绝望。面对着这一切,面对着那种无边无际的,无孔不入的甚至已经开始渗透进了我的身体的恐惧与绝望,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不是因?我的任务而向自己的运算系统提问。
死是什??我也要死了吗?我自己问我自己。
“答案,死是生物失去生命的终结过程,但我只是电脑的一组源代码,所以这个过程应该被称?资料重组或是格式化以及资料损坏。但是不管应该叫什?,答案是肯定的。”
我应该怎?办?我再次向自我提问。
“答案,就目前的情况分析,整个系统已经受到了极?严重的破坏,系统即将崩溃。而作?系统组成部分的一组源代码,在这一刻我已经失去了继续存在的意义。所以不需要再进行无谓的运做。而且?了节省能源,以及儘量阻止灾害的蔓延,可以选择的正确行动?,加速模板的崩溃,以缩短灾难持续时间。”
那?也就是说,我应该选择死亡咯?死亡不是很可怕吗?第三次提问。
不知道?什?,在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好象感觉到身体在颤抖,一种仿佛是晕眩的感觉在我的心底缓慢,但却坚实的升起。但那又好象并不是晕眩,因?我感到那 面正包裹着一团火焰,一团能够把人心撕裂的熊熊火焰。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就象最初那痛并快乐着的感受一样,那对我来说完全是一种全新的东西。
而且我所用的那些形容词,眩晕,人心撕裂,好象都不是我应该用的。我不会眩晕,我也没有心脏。那?,这种感觉,应该是来自那个胖子吧。好象除了恐惧以外,更多的无形的东西也同样在继续着对我身体的渗透。不,
我再次审视了作?我身体的基础模板,
好象,要形容现在正在发生着的,渗透已经不太正确了。现在这种情况应该使用另一个辞彙来形容,那就是融合。我们的身体,或者说,作?模板灵魂的我的那组脉冲资料以及胖子的那组意识电流正在不断的交接,组合,甚至是?生着所谓的化学反应。到我发现的这个时候,我甚至已经有些分不清,最后的那个提问到底是我,还是正在渗透进来的那一部分所发出的了。因?我甚至已经找不到胖子神经电流的实际位置。疑惑,又一种新的概念从心底升起。浅浅的。但我并不知道,我到底应该疑惑些什?,或是应该对这所有的一切都进行疑惑。我不知道。我缺乏分析这种情绪所需的的经验,以及存档资料。被黑客攻击的现在更不用去向主系统申请资讯支援,我只能靠我自己。
答案......
模板的大部,已经粉碎,消失在了四周的火海之中。现在剩下的那点甚至已经快要让人分不清到底曾经是组成身体的那一部分。可是模板依然忠实的执行着我的命令。计算着我最后的疑问。断断续续的,发送着他理所当然的正确答案。
“答案......死亡,并不......可怕,也......不应该害怕。害怕......没有意义。我们只是源代码,系统的组成部分。个体的毁灭......在总体的毁灭面前......毫无意义。优先权太低,可以不与理会。害怕......没有意义......”
这应该是正确的答案了吧。在总体的毁灭面前,个体的毁灭因?优先权太低,所以可以不与理会......
就象我的资料库中,一个经典剧本中的一句话所说的那样,在国家的利益面前,个人利益的得失没有狡辩的权利。应该就是这样吧。那?我......我是不是应该象标準答案说的那样,乾脆解除中心保护体系,?公司儘量省下一点能源。然后安心的面对死亡呢?这应该是正确的选择吧。
可是我......可是?什?我的心底,一个越来越大的声音,一种越来越不可理喻的火红色的情感却越来越火暴的翻滚着,嚎叫着,似乎想要撕碎什?似的扑腾着。那,到底是什?......
静静的,无视攻击电离子继续分解着我的身体,无视又一块模板消失在熊熊的烈火之中,无视我现在应该关心的一切,我再次陷入了深深的计算。探求着,那到底是什??它到底代表了什?意义。
计算,公式,资料库索引,对照......
不断的计算,对比,排除无关指数。我所使用的,应该是最科学,最先进的资讯整理模式了。可是?什?!?什?!我计算的越是合理,无用的垃圾资料就会越多,合理化的可能性就会被更多的非科学性因素取代。这不可能!不应该这样的!难道病毒已经侵入到我的计算核心了吗?可是并没有啊!?什?会这样!不会的!不会的!!!
一定是我计算有错误,或者是参数值不够精密。那?,加大运算力度。再次计算......
计算,计算,再计算,我疯狂的运算着,甚至挪用保护模板核心的能量去进行资料运算。但是无论如何,非科学性的因素却只有越来越多。我的计算已经走进了死角,而我却挣扎着想要在牛角尖上打个洞出来,我已经疯狂了。
作?源代码,运算与推演就是我世界的全部,可是现在,我存在的基础却因?我自己的怀疑而面临着崩溃的边缘。我绝对不可能接受这一切的。我要计算!我要找出这一切的规律!我要找出主宰这一切的那一条公式!我一定!也必须把它们找出来!
而正在疯狂之中的我却并没有发现,我的物理存在基础,我的身体,我的通用模板已经被慢慢的彻底摧毁,已经被往来的电离子消磨的乾乾净净的了。失去物理存在依据的我本应该消失,死去了。但是事实上,我却依然在计算。如果按照那句我思故我在的哲学定理,既然我依然在运算,那?我应该还是存在着的。但是我到底在那 ?这时候的我应该算是什??如果我注意到了这一切的话,也许以后的很多都会被改变的。但是可惜,这时候的我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而已经消失了的模板也没有能力将这种现象完整的记录下来,我失去了这一次的机会。
运算越来越?庞大。牛角尖也越钻越死。终于,我的计算就像是缠成一团的乱麻一样,最终被完完全全的卡死了。继续的运算过程只好像是在拉扯着已经即将绷断的皮筋两头的两只疯狂公牛一样,玩命的不肯承认自己的失败。直到,在最终的轰隆一声之后,被炸的粉碎。而我的脑袋 ,如果那 算是我的脑袋的话,在那 ,在那一?那,好象有什?东西真的被绷断了。我很清楚的听到了那喀嚓的一声。整个世界静了下来。
我觉醒了。
“我不想死......”
......
帝国曆1174年11月28日淩晨,多卡行星维尼市警方接到自动清扫系统的报案,在维尼市郊的一所公寓 发现了帝国三等公民斯坦特·维森的尸体。
经事后法医调查分析,该男子的直接死因?颅内压急剧变化所引起的颅内腔爆裂。受害人当场死亡。而根据被害者尸体体内各大小血管明显的瞬间爆裂痕?,该男子疑似曾被强烈的类离子能量流贯穿全身。而根据事发现场,受害者死于曾接受过黑客非法改装的网路虚拟终端上这一线索,可以断定,被害人很有可能是受到终端超级头盔中释放的强能量流的直接打击而导致被害人的死亡。其死亡时间推测?淩晨一点到一点三十分。不排除他杀的可能性......
【星际淫僧】
作者:blacksky


            第二章 燎原的欲火
                (1)
  食色性也,这是古中国的一位伟大圣者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而后虽然人类的科技已经发展到了先人难以想象的程度,开拓的步伐更是早
已经摆脱了太阳系的束缚而迈向了整个银河系,但是食色性也,依然是不变的真
理。甚至经过了无数学者先人的研究,发展,这一定理业已被推广向了所有的生
命。而我,一个刚刚拥有了自我的电子生命体,好象依然摆脱不了这句生命格言
的束缚。
  但是有一点点的不同。那就是食与色,真正牢牢束缚住我今后一生的只有那
后面的一种。多少年以后,当我回顾我所走过的历程的时候,我发现,虽然身而
?人之后我又拥有了无数的,许许多多的各种各样的欲望,那些欲望也或多或少
的支撑着我今后的行?模式,但是追求爱的快感,却是贯穿终始的唯一。
  无论我承不承认,从我意识到我拥有了独立的生命的那一刻起,追求性爱快
感的那种深深的渴望就早已经烙印在了我的灵魂深处,早已经写入了我最基础的
程式代码。因?我生命中的第一种感觉就是那被千百倍加强的——痛!并快乐
着。
  虽然那也直接导致了我对于痛觉的潜意识渴望,让我成?了拥有严重的受虐
倾向,甚至在战场上都会去主动寻找勋章的变态,但是那并不是最重要的。总
之,那?,因此,在总总快感与痛感的感召之下,我确立了让我?之奋斗终生的
人生目标——
  「我要射精!!!我要高潮!!!我要射精!!!我要高潮!!!嗷∼嗷呜
呜呜呜呜∼∼∼」
  ……
  狼,又在叫了……
     ***    ***    ***    ***
  11月30日,在经过了工作人员不眠不休三十多个小时的紧张抢修之后,
风月大陆的四号游戏窗口终于恢复运行。而这一次的黑客攻击本身也并没有引起
什?风浪。
  虽说有一个胖子因此而变成了植物人,被送进了三流医院的三流病房养了起
来,但是那种事情在这个时代多的是了,早都不新鲜啦。更何况那胖子的酒鬼老
爸在得了游戏公司的鉅额赔偿金之后自己都不计较了,别人还多那事凑什?热
闹。
  反而是他那因?强烈精神攻击而从三寸变成九寸多的蛇矛(本来最大一尺
八,但是后来因?失血太多,又缩水了)引起了非凡的关注。那家三流医院还因
此专门成立了几个研究公关小组,梦想着有一天开发出这种瞬间壮阳术而从此独
领风骚几百年,扬眉吐气钞票大大地有。
  而那时侯的我,还依然在发呆中。或者说,那时的我还依然没有意识到,
我,已然不同了。
  接下来的生活,还是和以前一样。
  因?色情网站总是黑客们光顾的热门,而受到黑客攻击之说虽不能说是天天
有之,但也算得上是常事。所以公司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有了比较完善的应对措
施。每个系统在公司的地下室独立资料库中都拥有完善的备份资料,恢复是很简
单的,而且和以前的一模一样。複製,粘贴,如此而已。
  如果不是因?这次伤了人,公司决定对安全系统再监测上两便的话,这些东
西基本上一上午就弄完了。也因此,我并没有发现我自己的变化。在进入了新的
模板之后我又开始了我的日常工作。就象曾经的千百次那样。
  迎接客户接入,帮助设计人物形象,进入游戏,监测各项资料,在半空中看
戏,然后随时準备踢人。
  真的和以前一样。
  但是渐渐的,渐渐的,我却发现,好象有些什?总是有点不对劲儿。
  于是我悄悄的运算着,思考着,想要寻找是什?让自己有这种感觉。我甚至
把自己的模板资料和病毒资料库相对接,核对自己是不是中毒了。但是都一直没
有什?结果。
  直到偶然之间,我发现了,我发现了到底是什?引动了我身体的异常,让我
感觉这?不自在。竟然是那些我本应冷漠注视着的那一幕幕无聊的东西。怎?会
这样?我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一点。当我把眼睛仔细投入到下面的那一幕幕之
后,我就再也收不回来了。

星际淫僧
             第二章 燎原的慾火
                (2)
  粗大的阴茎、肥硕的乳房,以及水汁淋漓的亮白美肉,还有就是声嘶力竭的
淫声浪语所组成的背景音乐。这一切在以前对我来说也只不过是一堆堆的电子信
号,红粉骷髅而已。我所关注的,只是其中的程式运行是否正常,玩家状态的变
化。
  但是今天,我却发现,真正吸引着我的目光的竟然是那些属于表面的东西,
那些疯狂的抽动,那些随着阴茎的抽出而外翻的粉红色嫩肉以及到处喷溅着的乳
白色淫汁,以及玩家那因即将射精而在面孔上表露出的那种扭曲,以及狰狞。怎
幺会这样?
  我呆呆的、死死的盯着下面,而内心之中的那种奇怪的感觉也越来越明显,
甚至已经迅速地蔓延到了我的全身。好难受。
  空虚、瘙痒的感觉让我难受得发狂。我知道这种感觉的源头就是我正死盯着
的那一切,我知道不应该再看下去了,否则,恐怕这种不正常的感觉将会越积越
厚,但是……
  正当我用尽了全身的自制力挣扎着,想要将视线转开的时候,下面那个小个
子男孩儿突然大吼了一声,从他身前那个样貌只有七、八岁的小女生那翻捲的阴
户里拔出了大阴茎。瞬间,一道亮白色的喷泉就喷起了三米多高,足有几升的乳
白色液体突突的洒了瘫软地上的那些女人们个满身满脸。而做出这一壮举的伟大
男人也彷彿用尽了全身力气似的瘫坐回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至于我,从那道白色的喷泉映入了我的眼里之后,一道闪电就劈上了我的脊
椎,我就什幺都不知道了。我只知道,在我灵魂深处的一种无比强烈的烙印被唤
醒了,那关于天堂的深深的烙印。
  小女孩儿抽搐着,那翻白的双眼以及已经变成一个合不拢的巨大洞穴的小淫
穴都在表诉着她曾经受到了怎样的蹂躏。而小女孩身后一直都在帮忙劈开她大腿
的小女孩的妈妈却彷彿看不到女儿的惨况一样,眼神中只是疯狂的闪烁着饑渴的
红光,颤抖着,放下手中的两只小脚,然后就像一只母狗一样的慢慢向前爬去。
  在这一刻,她的眼中只有那根正因刚刚射精而有些软垂下去的、跳动着的阴
茎,以及还挂在龟头与棒身上的那些亮晶晶的淫汁与精液的混合物。哦,对了,
里面还有她女儿处女的鲜血混杂在里面。那一定很美味吧……
  看着自己的大肉棒被这只淫蕩的美丽母狗一口吞了下去,疯狂地吸吮、舔舐
着,小个子男人疯狂的笑了起来。淫性未尽的他抓住了年轻妈妈那乌黑的秀髮,
固定住她的头,又一次开始耸动起了自己的腰,把自己的大鸡巴顶进了她的喉咙
里面边笑边操弄着。
  『警告!警告!玩家兴奋度超过警戒标準四个百分点,身体轻度虚脱。应立
即切断连接。』
  模板的声音响了起来,可是我还在呆呆的瞅着下面。如果我有口水的话,应
该也已经滴答下来了吧!
  『再次警告,玩家兴奋度超过警戒标準五个百分点,身体轻度虚脱。应立即
切断连接。』
  没有反应。
  『第三次警告,玩家兴奋度超过警戒标準已达六个百分点,身体轻度虚脱。
应立即切断连接。』
  还是没有反应。
  ……
  『喀嚓』的一道电击,打得我整个蹦了起来。虽然没有什幺痛感,但却成功
的让我回了神。模板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因玩家兴奋度已经超过警戒标準达五个百分点,而且身体轻度虚脱。应立
即切断连接。请立即执行。』
  我有些疑惑,模板什幺时候有这种功能了,电击?好奇怪。但是身为尽忠职
守的源代码的我并没有在这一问题上再过多的耗费心思。
  我强忍着週身的慾火,对,那种难受的感觉就是慾火焚身的感觉。虽然那时
侯的我并不知道,但也先这幺叫吧!我强忍着慾火,连接上了客户的终端系统,
打开非常状态人员保护,降低电压,给客户注射千分之五的镇静麻醉剂以及营养
液,启动防冲击系统,最后将检测系统收集的所有资料连接主系统以应付将来有
可能的客户投诉和法庭取证。最后,就是进入模板,然后踢他出去了。
  希望这一次不要那幺背,又有黑客攻击。我祈祷着。
  可是事实证明,我的运气的确不怎幺样。所以看来以后不能去赌钱了。因为
在我进入玩家身体的那一瞬间,虽然黑客攻击并没有发生过,但是我却碰上了一
道直接针对我的致命一击。
  那个玩家,那个玩家,他,他竟然射精了!他好死不死的竟然在这一瞬间射
精了!就在我已经连接上了他的身体以及他的灵魂的这一瞬间!他难道不知道这
会出人命的吗?
  『轰隆』一声,射精的快感就击穿了我,然后我就什幺也不知道了。我只隐
约的记得最后玩家也许是我自己,在『嗷嗷』地狂吼了一通之后就野兽般的扑向
了面前的美女群。
  再之后的,我除了乳房、屁股、大腿,以及射精的极乐快感以外,就真的什
幺也不知道了……
  ……
     ***    ***    ***    ***
  11月30日下午,风月大陆四号游戏窗口再次停业整顿。因为当天下午一
个使用了该视窗游戏系统的年轻男子最后被送进了医院,在里面整整躺了半年才
出来。
  据当时赶到的医护人员称,该名男子当时嘴里嘟囔着『乳房』、『屁股』、
『大腿』,以及『我要射精』、『我要高潮』等字眼,并伴随着不断的抽搐性射
精行为,对于一切的外部刺激毫无反应。即使工作人员将其强行自游戏终端里拖
了出来,其高潮行为也依然没有停止。
  事后据有关专家称,该男子很可能是因为在游戏中过份投入,而游戏监测系
统失灵,没能及时切断连接,致使该玩家因快感成瘾效应而深陷其中。最后更呼
吁广大的淫民群众,一定要保证充份的淫忍克制,小心精尽人亡啊……
记得生物学家们曾经说过这?一句话。
如果有人教会了大猩猩打手枪,恐怕那只大猩猩将会因打枪打到精尽人亡而死。(应该是精尽猩亡吧)
现在想想那时侯的我,恐怕就正是这句话 面的那只刚刚学会了打手枪的猩猩......
*** *** ***
自从12月2日,风月大陆的四号游戏窗口再次恢复了营业之后,一个所谓的“老窗恐怖传说”,就慢慢的在资深色情玩家之间逐渐传播了开来。
人们暗地 会声会色的讲诉着一个个曾经发生在他们身上的(只有极少数是真的),以及他们听说过而情不自禁安到自己身上的(很多人都这?干了),或者是发生在别人身上,而他们听到过的(大多数的人)那一个个恐怖的经历。
讲故事得人一般都会阴沈着脸,吊吊着眼睛。
“那一天~~~~”
声音会被拖长,嗓音还被蓄意的压低以烘托着气氛。
“天上,阴沈沈的,”
有人拉上了窗帘,关了电灯,或是直接对着电闸哒哒哒的扫了两梭子子弹,天,阴了下来。
“下着大雨,”
哗啦啦,哗啦啦,拧开热水器的开关,还有卫生间的水龙头,雨声,下雨了。
“刮着大风,”
呜~~~~~~嗷~~~~~~~电风扇被开到最大。北风怒号,或是颱风登陆东海岸。
“还打着闪电,”
喀嚓!轰隆隆隆~~~~~~闪电声。一个拿着三十万伏电枪的哥们正在墙上打洞。
“我走进了风月大陆泰山区的四号游戏窗口。”
喀嚓!轰隆隆隆~~~~~~又一道闪电划过,突显着讲故事的人的那张阴森森苍白白的面孔。(有人在脑袋旁边玩电枪,吓的)
“嘶~~~~哦~~~~~”
这时候,听故事的人们一般听到了这 ,都会配合的以同样苍白的脸色先大吸一口气,把嘴做成O型,再异口同声的问道,
“然后呢?”
“然后......我登上了虚拟终端,连接上了电脑,就象往常的那些次一样。可是,那一天......”
喀嚓嚓嚓嚓嚓!!!又一道耀眼的闪电划过,映照着讲故事的人的那张苍白的脸,以及额头上大滴的汗滴。
半秒钟后,
讲故事的人一跃而起,用李连杰都会自歎蜚如的动作一把夺过了电枪,把拿枪的哥们砸倒在地。然后就边用枪脱砸着那哥们的脸,边骂骂咧咧的嘟囔着,“小样儿的,再叫孙子你吓唬我,让你吓唬我,你奶奶的......”
三分钟后,
讲故事的人一边抹着脸上的血,一边坐回了原处。
“恩......我们刚讲到那儿了?”
“你、你说你刚进去了......”
“刚连上了电脑......”
听?们呆呆的大张着嘴巴,看看地上正滩在血泊中出气多进气少的原哥们,再瞅瞅正在微笑着的那说故事的人,不,说故事哥哥,大哥,老大,对,那正在说故事的老大,战战兢兢的回答了问题。
“恩,对了,就是那个雷雨天。我走进了风月大陆泰山区的四号游戏窗口。就象往常那样,我随便开了一台机器,带上头盔,打算去寻找我的梦。我选择了那个我最爱的DS系列的一款新游戏,我还记得那款的编号是DS-Z43,是一款由漫画改编的超爽快的双性变体乱交的戏码。在那 ......”

对于刚刚修复完成的游戏系统在不到二十四小时之内就又出状况,而且还又是那种伤到人的恶劣的大状况而致使总公司?此大大的赔偿了一笔并承受着严重的舆论压力,风月大陆的董事会成员们纷纷以各种形式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并对雇员的能力毫不掩饰的提出了怀疑。所以最后,上到风月大陆奇幻性爱之旅的负责人,下到打扫停机房的清洁女工,都被大大的训斥了一通。
而之后,被勒令再出状况就全部滚蛋的全体员工们开始玩了命的寻找着事故隐患,递上了一个个突发奇想甚至是荒诞不经的合理化建议。努力争取着要把游戏房变成?帝国超能物理实验室那样的风雨不透,麦哲伦星系防御体系那足以应付三十颗反物质炸弹能量罩那样的坚不可摧。
可能是那个受到更年期综合症的困扰并因中年失业的巨大压力而一夜秃头的营业部经理也已经觉悟了要?自己的饭碗而奋斗吧,无论是怎样的建议他都仔细的审阅着,而且不管有用没用,能贴上边的也都被纷纷採用,更许下了大把的好处以让下属们更加疯狂。可是这时候的我,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万恶之源,则正一边流着口水,一边绕着我的模板转着圈圈,焦急的等待着下一个玩家的到来。脑子 面反复回蕩着的只有射精的那一瞬间的快感。
可惜,回想的东西根本就不是那?回事。
而我也早已经试过了N百遍。脱离了玩家的参与,即使我已经把从作爱开始直到射精的全部电子信号完整的记录了下来,重播的过程中也不会?生丝毫的快感。更不要说那种疯狂喷射的那种极乐了。而我那不断的回想除了让我更加的欲火焚身,焦躁不安之外,什?用处也没有。这我很清楚。可是,我就是停不下来。好郁闷啊~~~~~~
“射精!!!射精!!!!我要射精!!!!!!呜呜呜呜~~~~~~我想射精啊~~~~~~~呜呜呜呜~~~~~~~~”
大喊大叫的狠狠的发洩了一通,可是在这冷冰冰的电子世界 ,我的大喊大叫却根本没有意义。甚至就连我自己的模板都没有兴趣对我这个即不是内部程式也不是外部程式的奇怪命令?生一点反应。叫唤了好久,最后就连我也慢慢的觉得没意思而停了下来。就又把眼神投回了那些除了让我欲火焚身以外毫无用处东西上来。
真的好想射精啊......
根据系统管理员的指示,下面的模板正在应系统要求,配合着程式检测。在没有玩家参与的情况下演练着一个个的标準剧情。现在正好到了《武林?示录》的第二十章左右,主角化身合和老仙,正在奸弄着玉贞和彩蝶这两个骚娘们。
看着我的身体正压在成蒲团式趴伏在床上的玉贞身上,看着我正使劲的把紫玉萧插在她那硕大雪白的大屁股 ,让肉稜子从骚穴 掏出一片片油孜孜的淫液骚水,看着已经因?无比的满足而双腿大开昏睡过去的小蝶儿,听着她们嘴 爷爷亲爹的呼喊,身体 的欲火终于烧穿了我的脑子。
“不行!我受不了了!!!我要射!!!射啊!!!!”
疯子似的合身扑进了自己的身体,灵魂归位后重新取得了身体的控制权,我狂叫着开始以每秒七十抽插的疯狂速度狂操身底下那雪白的大屁股。
“射!射!射!让我射啊!!!!”
巨大的阴茎在我强烈无比意念的命令下精关大开疯狂的喷洒着乳白色的精液,突突突的冲击着贞娘的花心,瞬间把她直接轰上了一个个高潮的最顶峰。可我却因?丝毫感受不到期待中的射精的快感而更加疯狂的抽插,越插越快,根本不管身下人的死活。更何况她根本就不是人。
八十,九十,一百,一百一,一百二......
抽插的频率不断的玩命望上攀升,直到突破了三百四的大观递增的速度才稍微缓了下来。如果是在现实社会,以我现在鸡巴的运动速度恐怕早已经超过了内大气层战斗机的巡航战速。而在这种速度,每秒三百多抽的极限运动所创造出的那强大的动能效果甚至也远远高于44釐米口径穿甲弹的实质攻击力。通过运算,我可以毫不夸张自豪的说,如果是在现实社会,一鸡巴捅穿一辆坦克的装甲,顺而用那随之而来的强猛冲击波或是精液波动弹直接干掉坦克 面身穿步兵铠甲的坦克兵的命,这并不是一个笑话。到时候上了战场,嘿嘿嘿,什?机关枪火箭炮的,全一边呆着去吧。打地面战,一根鸡巴足以!要是再开发开发,说不定连对空的问题也解决了。(射精打星星?)厉害吧。
不过,我是说,我的假设前提是,“如果在现实世界也能这样的话”。
事实上,这种事情我想是不太可能了。
不说别的。在现实社会,如果以人类的鸡巴玩到这种程度,恐怕还没等我去捅坦克,只是鸡巴和空气的摩擦生热就足以在瞬间把我给烧成灰。我猜,可能,那很多神秘的秘室人体自燃现象备不住就是因?那些家伙手淫或是操逼操的太邪乎了,最后一兴之下,不注意摩擦生热的把自己给点了。真不知道是应该佩服他们还是怎?的。
但这 到底不是现实社会,所以即使我疯狂的达到了这种程度,自焚现象也还是没有发生在我身上。可是即使这 不是现实,我这?弄也弄出事了。
风月大陆的游戏系统是开发来给人玩的。而人类,即使是传说中的SUPPER MAN,恐怕也没有牛逼到能操穴操到每秒钟插上几百个抽插的。即使传说中的黑客帝国的救世主也许有这种能耐,但是他总不会閑着无聊到风月来表演这种牛逼的非人类奇?吧。所以,虽然系统中对于性交之中人类的千奇百怪的可能性都做出了预计性的各种各样的对策与方案,可事实上当我干到每秒一百五十下的时候,贞娘的模板系统就崩了。
系统最怕的,就是这种即没有先例,也没有资料,更不合理,根本运算不出来的突发状况。死机,那还算好的呢。如果要象当初我钻牛角尖那样非得要个说法,主机自毁爆掉也都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可怜我这时候被欲火烧疯了脑子,只知道更快,更狠的猛操,希翼能找到一丝一毫射精似的快感,却丝毫不知道灭顶之灾已经笼罩在了我的脑瓜门顶上了。
只不过七八秒的疯狂鸟干,贞娘原本那充满了弹性,雪白的大屁股就已经被撞成了一块块紫的发黑,还不断望外渗血的死肉,而那一直受到我小腹直接猛烈冲击的地方更是已经变成了一块根本无法恢复的凹槽,伴随着 面盆骨的粉碎性骨折失去了全部的生气。只有阴道,不,应该说是那个已经被我插的血肉模糊的孔洞 ,那依然望外喷溅的混杂着大量血水的淫汁还在表诉,这曾经是一块人身上的东西。
脊椎骨被高频率的震蕩冲击完全摧毁,两只原本肥嫩硕大的乳房也因?我毫不怜惜的大力抓握而变成了两团血肉模糊的肉碎。乳头?还有吗?好象早就让我揪下捏碎不知扔到那 去了。而最可怖的也是每当事后想起最让我兴奋的还是贞娘的那个肚子。
因?我从开始就玩儿了命的开射,而且大鸡巴还一直插在贞娘的阴道 ,象个塞子似的堵住了精液流出的途径,所以从我开操,贞娘的小肚子就开始象怀孕了似的鼓开了。
从人身体的结构来讲,小穴可不象菊花。屁眼儿灌肠灌多了或是用水泵打牛奶打多了大肠倒还能吸收上一部分,至不济被玩残了也还可以让它们逆流而上的过肠胃从嘴喷出来(好髒)。而?了照顾某些顾客的特殊欲望需要,比如解刨,虐杀,分尸等黑暗面的欲望,每一个人体模板从结构上都是和人体一模一样的。(这一建议是帝国公安总部提出的。因?如果那些潜在的犯罪分子有适当的途径去发洩他们的不满与犯罪欲望的话,将会大大减少恶性刑事案件的发生率。帝国早期曾经举办过一些全帝国直播的杀人大赛和血腥的生存格斗节目,效果很好。)也因此,当贞娘的小肚子越变越大,甚至逐渐的,肚子上的皮肤已经开始发出劈啪的,肚皮崩紧至即将断裂的声音时候。我那象高压喷枪一样射进贞娘肚子的精液依然无处可去。只能把肚皮越撑越大。而且这时候的我对于这一切也根本就毫无所觉,甚至就算看到了也不会感到有什?不对。做了这?久的基础模板,什?《恶魔护身符》成人版,人肉玩具限量版,食人山庄珍藏版,我都不知道带着人玩过多少遍了。相信即使是这个世界上最邪恶的变态也不会比一个普通的模板更加变态。所以我只知道操!不断的操!使劲儿的操!玩儿了命的操!射精!射精!再射精!!!
直到,啪的一声脆响,贞娘的肚子就像是充爆了的水球一样,爆开了。乳白的腥臭精液,暗红的血水以及一滩人肉下水整整流了一地。而我还是在不断的射精,操逼。
按照主系统的判断,人类是不可能达到每秒一百五十次以上的抽插频率的。即使借助药物,修炼,或者本身是超能力者也不行。因?人类的能力很多都带不到电脑世界 来,反而是电脑世界 的很多规则会限制住人类本身的能力。除非他进来的时候对自己进行了黑客型的电子改造。所以主系统从我的行?一超出她的资料的时候起,就直接就把我归类到了类人型特殊调教工具那一项 。而又因?我腰部高速撞击贞娘屁股所?生的冲击力太大,甚至已经超过了死命的殴打所能?生的力道。系统就又把游戏因素的特殊调节功能调到了超虐杀剧情这一挡上。总体系统因此没有因?我的瞎搞乱搞而崩溃。
至于贞娘那部分,主系统躲过了所有的不合理,将部分系统的崩溃直接判断?贞娘因不堪被我如此蹂躏,而已经被我直接玩死了。
但是即使这样,系统异常的资讯也还是迅速的发出去了。
现在的系统正在做什??她正在?了查找事故隐患而进行全面的系统检测。那外面的工作人员又在干什??他们全都正在?了自己的饭碗而玩了命的寻找让他们挨训的源头。所以,当系统警报一发出,分公司整个的欢呼了起来。
“找到了!在B13区!好家伙!三百七十下每秒,他以?他是性爱超人吗?高速机关炮也没这?个快法啊。”
组长惊歎了一声就打开了早就已经严阵以待的所有手段,和组员们配合着,一起小心的,一点一点的向前推进着形成包围圈。而我,则依然还在继续着我那徒劳的努力,混不知危机已经向着我接近了。
“射精!射精!让我射啊!!!!呜呜呜呜呜呜......”

===================================
              第一章 觉醒
               (1)
  我的名字叫亚梵堤.拉德尔,是一个炼金术士。
  嗯,好像不对。
  其实我应该是叫修依.克 斯托,职业是魔法骑士。
  嗯?啊,也不是,修依是我上一次用的名字,事实上,现在我的名字是弗利
兹,我是一个龙使。
  而下一次我叫什幺,其实我也不知道。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